克里斯蒂娜的故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以犧牲為孩子提供穩定的家庭和家庭為代價來追求自私的幸福似乎是合乎邏輯的。”

克里斯蒂娜的故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以犧牲為孩子提供穩定的家庭和家庭為代價來追求自私的幸福似乎是合乎邏輯的。”

我在一個離婚共享監護結構的家庭中長大。如果你分別問我的父母是誰養我長大的,他們都會說他們有責任。當我還不到一歲的時候,我的父母就認為無過失離婚對我們的「家庭」來說是最好的事。我...
彼得的故事 | 「我的成長經歷教會了我對婚姻的錯誤觀念……現在我生活在對那些不值得的人所做的事情的恐懼之中。”

彼得的故事 | 「我的成長經歷教會了我對婚姻的錯誤觀念……現在我生活在對那些不值得的人所做的事情的恐懼之中。”

1953年,我三歲生日的第二天,我們的父母離婚了。 那場爆炸讓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分散到不同的州、城鎮、房屋、學校、繼父母和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度過了混亂的十年。 我們的第二繼母給我們帶來了一些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