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娜的故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以犧牲為孩子提供穩定的家庭和家庭為代價來追求自私的幸福似乎是合乎邏輯的。”

克里斯蒂娜的故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以犧牲為孩子提供穩定的家庭和家庭為代價來追求自私的幸福似乎是合乎邏輯的。”

我在一個離婚共享監護結構的家庭中長大。如果你分別問我的父母是誰養我長大的,他們都會說他們有責任。當我還不到一歲的時候,我的父母就認為無過失離婚對我們的「家庭」來說是最好的事。我...
約翰娜的故事 | “我仍然認識到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一種創傷,一種非常嚴重的創傷,它將永遠影響我的生活以及與他人的關係。”

約翰娜的故事 | “我仍然認識到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一種創傷,一種非常嚴重的創傷,它將永遠影響我的生活以及與他人的關係。”

我叫約翰娜,今年 42 歲。我是來自瑞典的被收養者(現在住在丹麥)。我在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長大,和我的養父母(丈夫和妻子)以及一個小妹妹一起長大,她是我們父母的親生孩子。當我得到...